羽生结弦们“养”了多少日本花滑专项记者?日本老记曝惊人猛料

体育焦点赛事比分直播频道及预告
3月14日04:00 拜仁vs利物浦 【足球比分直播网站】:live.sportscn.com
对阵分析 赛事前瞻 亚洲详盘 欧赔 【分类即时比分直播】 足球赔率 篮球比分直播 nba比分直播 网球比分直播

4月11日(文/应虹霞)北京冬奥会世界新闻机构会议在北京冬奥组委首钢办公区召开,来自北京冬奥组委、国际奥委会及9家新闻机构的代表等约90人参会。大会现场,见到了日本媒体人小林伸辅。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际,小林还是一名体育专项记者,专跑田径。10年之后,他已经是日本共同社奥运新闻部副部长,华丽丽晋级了。

北京冬奥会世界新闻机构会议在北京冬奥组委首钢办公区召开,来自北京冬奥组委、国际奥委会及9家新闻机构的代表等约90人参会。(新华社)

2008年北京奥运博尔特破世界纪录最难忘

说到对北京奥运会记忆最深刻的一幕,小林直言必须是尤赛恩-博尔特。小林以全名称呼“牙买加飞人”以示郑重,因为尤赛恩-博尔特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

“当时他可谓一飞冲天,一跃成为一代巨星级的人物。尽管日本田径男子4*100米接力夺得铜牌,对日本体育来说,也是一枚沉甸甸的奖牌。但作为一名专业的体育记者,印象最深的,还是当数博尔特夺金的世纪性一幕。”

体育,是跨越国界的!小林伸辅的一席话或许是对这句话最好的注释。

在11日的国际新闻机构大会之前,8日至10日与会的世界新闻机构代表们,一度“回”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媒体中心,许多老记们,都不约而同地忆起了当年在媒体餐厅喝啤酒的一幕。

北京冬奥最关心花滑场馆大小

但同样好喝啤酒的日本老记,却似乎无视了这一幕。他们最关心的,还是2022年,组委会能不能给媒体们提供一个顺当妥贴的工作环境。

小林伸辅一直在追着问在滑雪大跳台的咫尺之遥,那家即将兴建的某五星级国际酒店,允不允许记者入住。作为冬奥会大项的花滑项目,届时场馆内是否有足够的空间,可容纳尽可能多的记者。因为,日本是一个花滑大国。

“我们国家在过去两届冬奥会花滑项目上,都取得了金牌。”小林在大会上举手提问,潜台词中,显然直指羽生结弦们在花滑项目,特别是蝉联冬奥会男单金牌的好成绩。

话题随着小林的提问自然而然就聊到了“在日本,究竟有多少花滑记者呢?”

惊曝羽生结弦们究竟养了多少日本花滑记者

小林伸辅给出的回答,很是惊人。

“日本各家报社,一般每家都会拥有大约2-3名的花滑专项记者。日本全国性的大报社,数量在十几家。这样,全日本合计光是花滑专项记者,就高达20-30名之多。”

这还不算。小林告诉,一旦到了类似花滑世锦赛的大赛,日本各家报社都会加派记者支援花滑比赛现场,这样,各家报社就会有多达5-6名文字记者在现场采访,再加上3-4名摄影记者,数量就极为庞大。

不过,至于其中会有多少人前来采访北京冬奥花滑比赛,这就有待商椎了。

“这(一定程度上)也取决于花滑场馆的采访空间大小。一般来说,花滑在冬奥会是高需项目,需要设置高需(媒体)票。但如果采访空间大的话,就不需要设置高需(媒体)票了。包括看台、混采和发布会在内,一旦场地过小,那么一家报社往往就会限定一个记者名额,这很遗憾。”

对于小林先生的提问,北京冬奥组委给出了花滑场馆采访空间的具体数字,同时也表示,可以因地制宜,尽可能为媒体们提供充足的空间。

对于这样的回答,小林表示满意。“目前,关于花滑比赛的相关采访条件,还处在尚未具体规划的阶段。组委会给了我很好的回答。我相信他们。”

北京冬奥将提前向中国派遣体育专项记者:是惯例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包括共同社在内,日本多家媒体都提前往北京特派了专项体育记者。那么,2022年北京冬奥,共同社有了相关计划了吗?

小林先生表示,自己长驻东京总部,这次是特地前来参加北京冬奥会世界新闻机构大会。

他回应称,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共同社就向在北京的共同社中国总部,派遣了体育专项记者。2022年北京冬奥会,这一做法将一以贯之。

“到时,我们也会在尽早的时间阶段,向中国派遣相当一批数量的体育记者,尽早开启相关采访。具体计划目前还没有出炉。不光是北京冬奥,在其它国家举办的奥运会上,共同社一般都提前一年派遣体育专项记者致力于奥运采访。”他表示,这是共同社采访每一届奥运会的惯例。

从2018年平昌冬奥会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再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未来4年,奥运周期进入了“亚洲时间”。对此,小林先生表达了期待和祝福。

“三个国家彼此距离近,组委会之间互相切磋,互相帮助,这都是为了更好地举办奥运会。事实上,这些已经在发生了。这是好事。”

    相关资讯
    更多关于 的新闻>>
    花边体育 更多>>
    新闻排行榜 足球 篮球 综合 娱乐
    博客 更多>>
    ©2000-

    华体网

    版权所有 文网文[2005]016号 沪ICP备100227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