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一年的归来 归化球员能和国足进世界杯吗?

体育焦点赛事比分直播频道及预告
3月14日04:00 拜仁vs利物浦 【足球比分直播网站】:live.sportscn.com
对阵分析 赛事前瞻 亚洲详盘 欧赔 【分类即时比分直播】 足球赔率 篮球比分直播 nba比分直播 网球比分直播

撰文/赵宇

视频/赵航

2019年2月23日、超级杯赛、第71分钟、7号侯永永、替补登场、首个归化球员、正式亮相……

中国足球历史性的一刻被这七个关键词填充。现场所有相机、摄像机镜头齐刷刷地对准北京中赫国安队的替补席,抓取这特殊的瞬间。

35天之后,李可在国安客场同北京人和队比赛中首发出场,打满全场,他是中超联赛第一个亮相的归化球员。

这一刻看似简单,背后充斥着很多人的心血。从去年四月到今年联赛开始前,国安俱乐部用差不多一年时间才让两个人具备参赛资格,道路漫长、曲折。

中国足球没有归化的样本,第一个吃螃蟹的北京国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摸着石头过河,随时做好面对各种挑战和变故的准备,百般努力后终于见到成果——中国足球掀开了关于归化球员(入籍球员)的新篇章。

纵然外界对此依然有各种讨论,但就像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中国体育产业之父魏纪中说的那样,只要合理、合法、合规,不光是体育、足球,整个社会都应该对人才引进持开放心态。

视界波第106期:侯永永和李可的成功引进,开创了中国足球归化球员的先河。

归化工作去年四月开启

“我们发现了个球员,打算买过来,他好像有中国血统,你是否要过来看看?”李锋的经纪公司在挪威有合作俱乐部,当俱乐部球探2017年把这样的信息传递过来时,他也很吃惊,没有耽搁,立刻从北京飞往挪威,现场观看了侯永永(John Hou Saeter)的比赛。

侯永永当时代表挪威队U19青年队踢热身赛,李锋比赛结束后找到他,询问是否有中国血统,得到的答复是:“我的妈妈是‘中国人’。”

侯永永的母亲侯豫榕出生于中国河南,曾在日本留学五年半,攻读博士,留学期间与现在的老公相识,两人都是计算机专业的博士。恋爱、谈婚论嫁,一切都顺理成章,夫妻二人后来选择在挪威生活,侯豫榕也加入挪威国籍。1998年1月,侯永永降生,他还有个姐姐,年长3岁。

李锋现场看侯永永比赛时他还效力于挪超豪门罗森博格俱乐部,获得比赛机会不是很多,李锋当时也曾建议他去一些相对较小的俱乐部,这样获得的机会可能会给更多。就在这年夏天,侯永永转会到挪超斯塔贝克俱乐部,出场机会明显增多。

归化对于当时的中国足球还处于萌芽状态,足协主席蔡振华曾在2015年足球改革会议上提出过这样的概念,操作难度比较大,所以一直在调研,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不过从那时起,归化的种子已在中国足球的土壤里种下。

为了研究归化球员的可行性,李锋专门找国际足联律师进行咨询,并把相关律师邀请到中国,与中国足协负责人进行交流,谈归化的可能性和操作性。与此同时,他还与中国负责移民管理工作的相关人员就这个问题有过多次沟通,“工程师可以按照专业人才的方式引进,艺术家、体育运动员也应该算。有些专家是越老越值钱,但体育行业的特殊性就是人才比较年轻,越年轻越值钱。”

侯永永的妈妈和姐姐

从2018年年初,中国足协开始内部讨论引入归化的可能性,并与北、上、广等俱乐部有过沟通,希望能够开始做这方面尝试。

李锋的经纪公司与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有着很深的合作关系,他把侯永永的情况介绍给了国安俱乐部总经理李明,并邀请他到现场观看侯永永的比赛。

李明对于侯永永的情况比李锋了解得还要早,他2015年开始组建国青队,除了关注国内97、98年龄段球员之外,也在搜寻身在海外的中国球员,其中就包括那些可以加入中国国籍条件的华裔球员(当时那个年龄段的球员都未满18岁,国籍在年满18岁时可以自己选择),侯永永自然是被关注的球员之一,“他当时还在罗森博格效力,16岁就代表俱乐部比赛了,所以我们一直很关注这名球员。”

侯永永出生于1998年,今年刚刚21岁。

侯永永当时的位置是进攻型前腰,李明觉得他技术非常不错,前插意识很强,在同年龄段球员中有很强的对抗能力。不过由于他当时已代表挪威国青队有过比赛经历,再加上中国足协那时也没有关于引入归化球员的计划,所以这方面工作也就没再推进。

当侯永永的名字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李明当即决定到现场去考察。就这样,他们几个人在2018年四月来到挪威,现场考察侯永永,商谈入籍加盟北京国安俱乐部事宜。虽然已是阳春三月,但地处北欧的挪威当时还非常寒冷,李明他们到之前刚刚下过一场大雪,“场地被大雪覆盖,要先铲雪之后才能正式比赛。”

前期的了解让考察非常顺利,现场看过两场比赛之后就基本上确定要签下这名20岁的年轻球员了,“李明当时觉得这小子确实不错,身体柔韧性强,欠缺的只是经验,过一两年之后绝对是好球员。”李锋说。

为了来中国踢球,放弃“全世界最幸福国家”国籍

国安俱乐部去考察侯永永时就有过这样的判断:并不是单纯的球员转会,而是归化。当然,要想归化成功,球员必须改换国籍。

联合国2017年公布的全球幸福指数报告显示, 挪威排名第一,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国家”。侯永永放弃全世界最幸福国家国籍,这在很多人看来有些不可思议。“有些挪威人也不太理解,觉得从来都是别人想要加入挪威国籍,基本上没有想放弃的。”李锋说。

对于放弃挪威国籍这件事,侯永永的家人并没有阻拦,他的父亲对国籍选择问题一直持开放态度,母亲特别支持儿子回中国踢球。她前几年几乎每年都要带着儿子回河南省亲,早年间甚至动过让儿子加盟河南建业队的念头,她希望儿子将来有一天能够代表中国国家队去参加比赛。

侯永永和他的妈妈候豫榕

“对于我个人来说到中国踢球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也会有成就感,所以当时做决定时比较坚决,非常愿意尝试。我的母亲出生于中国,代表中国踢球对于我的家庭来说也是一种荣耀。”侯永永说。

不过他之前对于中国的联赛了解并不多,只看过一些集锦,“我知道有很多国际的球星加入进来,联赛水平也变得越来越高,所以做这个决定对我来说并不困难,在这里同样可以提升我的足球水平。”

和侯永永的坚决相比,李可在决定来中国踢球之前还是稍微犹豫了一下。

李可的英文名字是Nicholas Harry Yennaris,加入中国国籍之后改为:李可,这名字取自于昵称:Nico。

早在2012年时就有北京一家报纸用重点篇幅报道过李可的华裔血统,还通过越洋电话连线了他当时效力的阿森纳俱乐部,不过该报道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报道称他母亲是‘中国人’,这个信息不完全准确。

李可的外公、外婆是中国人,出生于广东。广东在50年代曾有过一批到英国打工的热潮,外公外婆当时就身处其中,他们到英国创业,做餐饮工作,一直拿的都是中国护照。

李可的母亲Ying在英国出生,后来加入英国国籍,目前在一所大学做餐饮经理,“我的家人虽然很早就移民到英国,但我们始终都知道自己的根在中国,我们在中国也还有亲戚。”

李可父亲一家在上世纪70年代从塞浦路斯移民到英国,他的家庭是英国移民家庭的典型。李可在自己的Instagram上标注了三个国旗:英国、塞浦路斯、中国。

李可是第一名在中超出场的归化球员

和侯永永相比,李可的足球之路更显赫一些,他出自阿森纳青训营,2011年被提拔进入一队,有过出场经历。2014赛季被阿森纳卖到布伦特福德俱乐部,成为球队主力,还担任过队长。

2017年,朋友把李可的情况介绍给了李锋,足协后来开始酝酿球员归化问题,李锋又把李可的情况介绍给了李明。

“足协当时已在一些会议上谈到了未来归化球员的可能,但并没有具体的政策,只是探讨这件事的可行性,我们一直在积极推进。”李明说。

李可曾被偷偷带进工体观看国安战恒大

2018年四月,李明和李锋除了到挪威观看侯永永比赛之外,还一起到英国考察了李可,并且跟他谈了加入中国国籍、到中国踢球的想法。“他当时愿望不是很强烈,因为之前没考虑过这事。”李锋说。

“他当时只是觉得比较意外,也没有明确说不行。”考虑到李可之前已经在英国取得一定的足球成绩,所以李明非常理解他的这种想法,“真让他下决心来中国踢球需要一个过程。”

对于李可的个人能力,李明还是非常认可的,认为他的各方面素质都不错,具备了在中超立足,以及未来在中国国家队比赛的能力。

李明认为李可当时之所以没那么坚决,也跟对中国的联赛不了解有关,所以立刻邀请他到北京来观看国安队的比赛,当时正好赶上北京国安主场迎战广州恒大(4月22日),中超联赛最顶级的较量,李可悄悄出现在比赛现场。

双方90分钟之内2比2战平,现场来了5万多观众,这场面也让李可觉得非常震撼。与 交流起那段往事,李可露出狡猾的笑容,“当时没人知道我在现场,看这场比赛之后让我对国安、北京的球迷有了很好的了解,这也让我做去中国踢球的决定变得容易起来。”

了解了中超和中国足球后,李可决定加入中国国籍。

“他的父亲非常支持他,关于去中国踢球的事我们家庭也有过内部讨论,把所有可能面对的变化都告诉给了他,让他自己做决定。”李可的母亲Ying这样对 说。

李可接受 专访时表示,他之前并不是完全没想过到中国踢球,也曾尝试找过类似的机会,但都没有像去年四月时那样进行实质性谈判。

他最终决定加入中国国籍,到中国踢球。“我很遗憾我的祖父母和父母都已经去世了,没看到李可成为一名中国公民,否则他们一定会非常骄傲。”Ying说。

“和侯永永相比,李可是一个相对成熟的球员,他始终没有拒绝归化到中国,但可能想的东西相对多一些,包括法律层面的事情,自己能否踢上比赛等等,所以在决定过程中需要一定的时间。”李明说。

球员本人和他的家人虽然都对到中国踢球没意见,但想要引进一名球员,还需要跟对方俱乐部谈,毕竟李可的合同要到2021年才结束。

李可的转会比侯永永更复杂一些

对方最开始在转会费方面开价比较高,但国安俱乐部还是通过各种方式让价格趋于合理,转会完全符合中国足协规定,“整个过程有些胶着,但最后也都没什么问题了。”李明说。

当然,也有不少人对于李可放弃英国国籍这件事表示不理解,他本人倒是看得很开,“做任何事情都会伴有不同的声音,有的人喜欢,有的人不喜欢,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我和我的家人都认为选择中国国籍没什么问题,所以就做出了最终的选择。”

俱乐部全员参与归化球员手续办理

两个人都同意以归化球员的身份加入到中国足球当中,国安俱乐部也与两家俱乐部达成了转会协议,但这仅仅是工作的开始,很多后续工作依然非常复杂。中国足球在此之前从未有过归化球员,所有人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从开始接触到他们拿到身份,再到在中国足协完成注册,要有超过9个月的时间。这期间所有程序都不能忽略,而且必须按照合理、合规、合法的方式去办理,因为它不是一件小事,比如申报、申请、批复。然后再进行内审、外审等等,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李明说,为这两个球员办理归化手续几乎让俱乐部所有人都参与了进来,“我们要跑N多个部门,N多个单位去协调。”

除此之外,俱乐部还要做好各种情况变化的准备,“首先来说,如果办理过程当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怎么办?第二,要是球员产生变故怎么办?第三,我们在注册系统,或者其他方面产生问题怎么办?对于我们来说,一切都是未知的,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据李明介绍,国安俱乐部后来专门有个负责归化事务的小组,每天都会汇总更新相关信息,每周都会开会总结,“在这个过程中也始终与中国足协保持紧密联系。”

侯永永和李可的归化,国安俱乐部总经理李明全程参与。

“你想过如果办不成怎么办吗?”面对 这样的问题,李明表示的确有这种风险,“因为我们也不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俱乐部能做的就是一直努力推进,不断根据现实情况调整我们的工作方向。”

其实办理归化球员并不容易,直到今天还有些俱乐部的归化球员手续没有走完,国安是唯一一家做到把归化球员引进工作在赛季初全部完成,并且让这两名出现在国内赛场上。

据李明介绍,各项工作最初的确充满未知,直到2018年12月底时就已经逐渐明晰。不管外界怎么讨论、争执,俱乐部方面始终坚信工作没有疏漏,“那个时候就基本上知道联赛开始前会完成所有的工作。”

两人后来成功办理了中国护照、身份证,也顺利在中国足协完成注册,侯永永已在超级杯上亮相,李可在第三轮联赛中首发出场,打满全场。

参加比赛之前,两人都做了充分准备。现场奏国歌时,他们能够完整的跟着唱下来。侯永永很小的时候就从母亲那里学会了唱国歌,李可是来到中国之后开始学习的,他把国歌下载到自己的手机和平板电脑里,有空时就听上几遍。

李可跟唱国歌毫不费力

刚开始学习时有些困难,但后来就熟练了。他俩高唱国歌的画面被摄像机记录下来,成为中国足球历史性时刻。

“你觉得自己在场上是最特殊的那一个吗?”面对 这样的问题,侯永永坚定地说:“我觉得没什么不一样的,我现在就是一名中国球员。”

“归化过来的球员要能够为国家队效力,如果只是在俱乐部踢球,那就没什么意义了。”李锋最开始也担心外界对于归化球员无法接受,“如果归化一个纯粹外国血统的球员,可能大家接受起来有些困难,但现在这种华裔,其实也没什么问题,认祖归宗始终都是中华民资的传统。”

两个归化球员都希望进入中国国家队 代表中国去踢世界杯

关于球员归化目前在中国还处于试验阶段,仅北京国安、广州恒大、上海申花、山东鲁能具备引进资质,每家俱乐部有两个名额。

第三轮中超联赛开始前,中国足协正式推出了《中国足球协会入籍球员管理暂行规定》,进一步规范入籍球员的转会、注册、参赛和后续服务与管理工作。只要这些球员在手续方面没问题,而且符合管理规定,就可以正常引进,中国足协会照章办事,同时也会给俱乐部提供一定的帮助,相关证明的开具也是一路绿灯。

随着侯永永、李可的归化成功,不少足球经纪人都收到了和他们条件类似的华裔球员资料,不过这些人当中有很多是达不到标准的,“有些球员无非是父母早期移民到国外,然后自己也有国外的护照,可能力不行,这样的归化过来就没用,白费劲。我们应该归化一些在国外联赛能够踢上主力的,像李可这种。”李锋说,关于球员的归化现在还处于起步阶段,“接下来就看看这些归化球员来到中国之后的表现怎么样,是否能够融入和尊重中国的文化,会不会唱国歌。如果总是抱怨环境不好、成天骂娘,那这样的球员归化过来也没意义。”

归化球员能否在文化上认同新国籍十分重要

在中国足协发布的《入籍球员管理暂行规定》中也有这样的要求:俱乐部应该对入籍球员进行中华传统文化教育,了解中国历史和国情,制定中文学习计划,培养爱国主义情怀等等。

从目前情况来看,不管是侯永永还是李可,他们对于中国还都是充满了好感,两个人接受 专访时候都把“进入中国国家队”、“代表中国去踢世界杯”作为自己目前最大的梦想。

“这两个人能够回到中国的怀抱,意义是非凡的,证明我们始终有一个包容的心态,希望更多优秀人才回到中国。我希望他们能够积极融入到中国的文化当中,通过实力获得代表中国比赛的机会。他们现在已经是中国人了,所以就不存在什么归化不归化的问题,希望他们能够为国家争取更多荣誉。”

李明也知道,想要进入中国国家队靠的不是归化的身份,而是实力,足球专业出身的他对这两名球员的实力充满了信心,“他们具备了这样的条件,只要通过努力就一定可以的。”对于归化球员,外界也存在不同的声音,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很多人认为这样的方式或许可以吸纳更多人才,但未必能够解决中国足球所有问题。

归化的最终目的是为国家队所用,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们可以保持开放的心态,不管什么国家出生的,我们都欢迎他,为中国国家队助力。但我们不应该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归化球员身上,我们国家那么多人口,本来就应该有各种各样的人才,应该致力于发展自己国家球员的人才库,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归化球员上。”谈到归化球员的状况,欧迅体育公司董事长朱晓东这样说,他认为这不是一个解决中国足球根本问题的办法,“我们最终还是需要自己国家能够源源不断培养好的球员,这才能够帮助到中国足球。”

上世纪90年代,日本联赛、国家队中也有归化球员,曾在日本职业联赛工作过的朱晓东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日本足协当时没有主动要把外国籍球员归化的想法,更多是有球员变成日本国籍,代表日本国家队去比赛,日本足协对此持开放的态度。日本随着培训水平越来越高,现在在国家队里基本上看不到归化球员了。”

归化是把双刃剑 社会该对这种人才引进方式持开放态度

关于归化球员,外界还有一种声音,认为这是中国足球急功近利的另外一种体现:为了取得成功,采取各种各样的手段。

“是不是急功近利可能评判标准不一样,但你想要成绩,必须要有好的球员。”在李明看来,好球员我们可以通过自己培养,同时也可以通过引入一些拥有中国血统的球员来补充,“他愿意来帮助中国,我觉得这是无可厚非的,这在世界很多国家是行得通的。中国是一个大国,应该更加包容、自信,吸纳更多人才也是我们在足球改革的一个重要因素。”

“世界足球是比较开放的。中国社会也应该更加开放、更加包容。有中国血统、中国情结的球员再回到中国,应该去吸纳,我们现在确确实实需要一些外部力量去推动中国足球继续向高水平发展,也需要这些归化的球员的帮助,帮我们进入到高水平的赛事当中。”李明说。

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中国体育产业之父魏纪中认为,不光是体育、足球,社会各行各业都存在人员流动,人才在全世界范围内流动已经是一个趋势,“我们的人才有的流动到英国、美国,等等其他国家,他们有些人也流动到我们这里。这个在其他领域里是一个正常的现象,是一个竞争的结果,中国香港、澳门都出台了争取优秀人才的相关计划和政策。从体育上来讲,它也应该成为一种趋势。当然,这不是新鲜事物,体育领域里的人才流动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出现了。

对于中国足球来说,归化球员仍是新鲜事物。

不过魏纪中也强调,体育领域里的人才流动并不能单纯用好与坏来评判,任何事情都存在利弊关系,“人才的流动一方面可以使得发展中国家的运动员有了出路,否则他在他自己的国家可能就埋没了,这点在非洲比较明显。他们的天才到发达国家去培养,他可能就脱颖而出,也使得这些运动员收益。从另外一方面来看,正是因为有运动员人才流动的存在,有些富裕的国家就把运动员“买来”,不培养自己国家队的运动员了,这就变成弊端了。”

在魏纪中看来,“归化”本身并没有违反任何规定,国际上的条例也是这样的,但在这样做之前一定要搞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很多国家都有归化球员,你是很好利用归化球员共同提升我们的水平,还是招一帮归化来就是为了夺冠军?这两者要区别开。”

通过归化的方式引进人才不光在体育领域存在,各行各业都如此,所以魏纪中认为不光是中国体育界、足球圈,整个社会应该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来看待这种人才引进方式,“我们现在对于国外有成就的人才引进,变更国籍来定居,或者绿卡都是持开放心态的。”

往期推荐

    相关资讯
    更多关于 的新闻>>
    图文资讯 更多>>
    新闻排行榜 足球 篮球 综合 娱乐
    看图说事 更多>>
    ©2000-

    华体网

    版权所有 文网文[2005]016号 沪ICP备100227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