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杜兆才当选FIFA理事价值大 中国人需在国际足坛发声

体育焦点赛事比分直播频道及预告
3月14日04:00 拜仁vs利物浦 【足球比分直播网站】:live.sportscn.com
对阵分析 赛事前瞻 亚洲详盘 欧赔 【分类即时比分直播】 足球赔率 篮球比分直播 nba比分直播 网球比分直播

记者马德兴述评 今天(6日)在吉隆坡召开的第29届亚足联代表大会上,中国足协代主席杜兆才以35票的高票,在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竞选中第一轮便成功当选,成为了进入国际足联最高决策机构的第三位中国大陆人。而在成功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之后,杜兆才通过中国足协专职执委林晓华,向大会宣布退出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的竞选。

结果,在随后的投票表决中,来自蒙古的冈巴塔压倒了韩国的郑梦奎,当选东亚区副主席。在很多人看来,杜兆才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并无实际意义、甚至还不如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更有实际意义”,不过,这其中恐怕还是因为对目前国际足联以及亚足联相关情况不了解、甚至误解所致。

亚足联副主席并无实际权力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亚足联主席由马来西亚人担任,但更多地仅仅只是一个“挂名”,某种程度上,甚至还不如亚足联副主席更有实际权力。真正的实权人物其实是亚足联秘书长维拉潘。在2002年,卡塔尔人哈曼当选亚足联主席之前,亚足联的权力格局一直是秘书长“主事”。相信很多中国球迷都还有印象,即2001年世界杯预选赛中,中国队历史性地获得出线权,N多人都在说是“龙哥”的功劳,而且是“龙哥”的“上帝之手”帮助中国队在十强赛中抽到了一支好签,确保中国队能够出线。当时,张吉龙担任的是亚足联副主席,同时兼任亚足联下属竞赛委员会的主席。当时的情况是: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也就是张吉龙主导确定了十强赛分组抽签的原则,【注:这其中涉及很复杂的计算方式,在这里就不再详细展开阐述。】从而确保了中国队在分组抽签时可以避开当时亚洲最强的两支队伍沙特队和伊朗队。

但是,在2002年哈曼当选了亚足联主席之后,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也就是:亚足联主席开始全面“收权”。首先就是担任秘书长的维拉潘很快淡出亚足联。之后,相关的各个委员会的权力也被逐一收回。直至如今的亚足联主席萨尔曼,可以说,所有亚洲足球的事务已经完全都由主席一个人“说了算”。逐渐地,副主席反而没有了什么实际的权力。当然,亚足联副主席依然还会像过去那样,兼任亚足联下属各个委员会的主席。譬如,像当初张吉龙担任亚足联副主席期间,曾兼任过亚足联下属裁判委员会的主席,但在具体裁判事务上,张吉龙并没有太多的实权,真正的实权部门其实是亚足联秘书处的裁判部。同样,亚足联西亚区副主席、卡塔尔人穆赫纳迪担任了上一个周期中的亚足联竞赛委员会主席,具体的竞赛事务名义上是竞赛委员会负责,但实质却是亚足联秘书处的竞赛部负责。

也就是说,自从哈曼出任亚足联主席之后,亚足联经过这些年来的发展与变化,在决策与执行方面的分工已经相当明确。主席直接在亚足联总部的秘书处处理日常事务、并掌握一切,秘书处下设的几个部门负责具体的操作。而且,很多时候,在具体事务诸如像亚足联现行的国家队竞赛方案等,全部是由秘书处负责提出具体的方案,然后提交竞赛委员会进行讨论、定夺。通过之后,还是由秘书处来具体执行。某种程度上,用国内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下属委员会更多地还是扮演了“图章”的角色。

从这一层意义上来说,如今亚足联的“副主席”一职已经完全不像10多年前“张吉龙时代”那样有实质性的权力和意义了,更多地还是一个象征性意义,真正的实权全部都在主席一人手中。而且,从这次竞选之中,就可以看出一点,即能够顺利当选国际足联、亚足联各个职位的,基本都属于萨尔曼的“盟友”。就像在东亚区副主席的竞选之中,韩国的郑梦奎在投票选举中落败,而且还是败在不起眼的蒙古人冈巴塔手下,很重要一点就是“站错了队”。而且,郑梦奎本人是一个很有“野心”之人,不仅仅是希望竞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东亚区副主席,甚至希望未来取代萨尔曼成为亚足联主席、国际足联副主席。在这种情况下,郑梦奎落选恐怕也就丝毫不令人感到意外了。

作为中国足协的代主席,杜兆才可以在当选了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之后继续竞选“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一职,而且完全可以像卡塔尔的穆赫纳迪一样取得成功,因为后者当选了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同时也在没有对手挑战的情况下顺利连任“西亚区副主席”。但是,中国足协并没有这样做,其目的恐怕还是在于不拘泥于一时之得失,而是谋求更长远的发展与布局。

不管是“国际交往”还是“足球外交”,所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中国足协做出这样的选择,无疑可以让中国足协赢得更多的“朋友”,尤其是在东亚内部,需要“近交”,为自身将来谋求更大发展而争取到更多的利益。所以,这是一个长远考虑之举。

中国人需要在国际足坛发声

外界之所以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不如亚足联副主席”的印象,很大程度上对于张剑两年前成功地进入了国际足联理事会之后,给人留下了“好像啥事情都没有做”的错觉。这恐怕还是误解所致,张剑担任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两年期间,很多幕后工作其实是无法拿到“台面”上公开的,这就让很多不明真相的外人误解为“什么都没有做”。

首先,按照亚足联章程中的相关规定,“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将自动成为亚足联执委会中的执委。这就是说,未来亚足联重大事务的决策,中国足协依然可以“朝中有人”、在决策过程中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且,按照亚足联章程中的相关规定,“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的排名,要在亚足联的五位副主席之前。再通俗些,就是按照中国国内“论资排辈”、排定座位的时候,“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的座位要在“亚足联副主席”之前。在亚足联内部决策时,张剑任职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两年,参加了亚足联的重要会议,也表达了中国足协的意见和态度,这其实相当重要。

某种程度上,尽管此番是杜兆才代表中国进入了国际足联理事会出任理事,但与张剑任该职两年、包括先前的张吉龙担任国际足联原执委会执委有着很大关系,没有“前人的铺路”,杜兆才在这次竞选之前的一系列游说工作过程之中也就不可能有明确的“针对性”与“有的放矢”。当然,这些都已经是后话了。

外界之所以认定“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不如“亚足联副主席”更重要,恐怕还是没有能够站在更高的角度来看到这一次竞选。我们承认:中国足球的水平目前不高、亟待全面发展,但是,我们身边的两国国家韩国与日本尤其是日本,这些年来所发生的日新月异的变化仿佛就在眼前。这一方面是日本足球人努力的结果,另一方面,不能忽略的是,日本足协站在更高的角度,从小仓纯二进入原先的国际足联执委开始,恰恰也正好是日本足球蓬勃发展的那一段时期。而韩国足球的发展尽管不为国内球迷所认可,尤其是在2002年世界杯赛上的那一幕,但不可否认的是,韩国足球发展最好的时代也恰恰就是郑梦准担任国际足联副主席、进入国际足联最高决策机构的那一段时代。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像日本的田岛幸三从未考虑过竞选东亚区副主席、一直只是竞选国际足联执委或理事会理事的原因;而郑梦奎也一心想进入国际足联理事会,就是希望复制当初郑梦准的“伟业”。

如果我们明白了其中的“奥秘”,就应该明确地知道为什么中国人更应该去竞选国际足联的职位了,而不是满足于在亚足联任一个副主席,这是一个“大局观”的问题。我们承认中国足球水平目前还比较低,但这不应该成为我们走向世界、扮演重要角色与力量的一种“障碍”。很简单,看一下这次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的其他几位,像印度足协主席帕塔尔、菲律宾足协主席阿拉内塔等,他们并没有因为本国足球水平不高而放弃在国际足联中任职的机会,为什么?尽管中国足球水平目前不高,但缘何中国要主动放弃这样的机会?

从更高的角度来说,按中国传统观念与文化,“不出头”、“不冒头”似乎是一种“处世原则”。但实际上,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等各个方面的全面发展与崛起,中国需要一个更为广阔的舞台来展现自己的发展与崛起,这与“出不出头”属于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进入国际足联理事会、在世界足坛拥有一定的发言权与话语权,对于中国足球的发展更为有利。在中国足球进一步修炼“内功”的同时,在“足球外交”上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为中国足球发展其实是谋求了一个更为广阔的国际舞台。

从更高层面来说,目前国家和政府如此重视中国足球的发展,我们更需要借助国际力量来帮助中国足球,更需要有利、有力的足球外交。通过足球来推动整个中国社会的发展,实现“中国梦”。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球借助目前良好契机,继续在国际足联理事会中任职,无疑可以为中国足球争取一个更有利于发展的更高、更好的一个舞台。当然,所有这些其实都是“无形”的,并不像足球比赛本身那样能够一目了然地就可以直接看得到。

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非虚职

由于国际足联在因凡蒂诺上任之后,进行了全面改革,理事会也不像原先的国际足联执委会那样,但是,“国际足联理事会”依然是国际足坛最高的权力机构与决策机构。虽然像世界杯赛主办权的定夺已经不再由国际足联理事会中的36名理事直接投票表决产生,而是改由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投票表决,但这个决策机构其实除了世界杯主办权之外的其他事务上,依然拥有最终的决定权。

譬如,2023年女足世界杯赛,目前韩国和日本都在申办,而且韩国还是与朝鲜一起申办。这一届世界杯的主办权究竟归谁?国际足联已经列出了明确的时间表。但是,如今日本的田岛幸三在国际足联理事会中任职,而韩国的郑梦奎落选了。那么,在未来的申办之中,谁将处于有利地位?恐怕无需记者多言。

类似像这样的事例,可以列举出很多。从一个侧面也就可以看出,杜兆才此番当选了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之后,可以为中国足球发展所谋求的那些“无形”的利益恐怕也就无需记者多言。而且,中国目前正在努力考虑申办世界杯赛的问题,尽管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将最终投票表决,但要获得世界杯的主办权,首先需要在国际足联理事会这个最高权力机构中达成一致。杜兆才身于其中,作用恐怕也就无需多言。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进入到国际足联理事会之后,未来所接触到的、所看到的将与中国足球、亚洲足球这个层面截然不同层次的东西。对于整个中国足球的发展而言,可以说是“利大于弊”。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足球需要更高的眼界、更长远的考虑,竞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而放弃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一职,实乃“明智之举”。

可以说,这次杜兆才成功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应该是整个中国足球界的一次“外交大捷”。当然,这之后,中国足球的前进道路依然将会是曲折与漫长的,我们依然需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热点图集 更多>>

    相关资讯
    更多关于 的新闻>>
    图文资讯 更多>>
    ©2000-

    华体网

    版权所有 文网文[2005]016号 沪ICP备10022738号